我和老婆高中同学兼情侣,上大学期间,我们都在我们这边的省会城市上的大学,虽然不是同一所大学,但是,我们周六日可以见面。大学毕业后,我俩均通过校园招聘留在了上学城市

了解详情>>

我们结婚十几年了,四年前,老公的婚外情第一次被我发现,尽管当时我非常痛苦,但是念着彼此夫妻一场,感情一直也还好,孩子也大了,便选择原谅了他,而且他本人也信誓旦旦地

了解详情>>

我现在很痛苦,三个晚上没睡着,恨自己恨得入骨,千言万语堵在心里,无处诉说,更不知道怎么说。去年12月中旬,我因为在老公手机上发现了两条暧昧短信,意气用事,一时赌气和

了解详情>>

我的家庭原本很幸福。记得小时候,每个星期天,都是我欢天喜地的日子。清晨,妈妈娇哄着为我穿着衣服,爸爸则在厨房里扎着围裙做着我最喜欢吃的煎蛋,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是那

了解详情>>

五年来这讨厌的呼噜其实早成为了习惯中的一部分,让我的心境是那样地踏实,那夜却听出了莫明其妙的刺耳,恨不得踹他下床,可转身看到他一副疲备相,又怎忍心呢?五年,五天,

了解详情>>

从一而终是旧时代对女性三从四德加以制约的潜规则,男人似乎不在这个规约下,所以中间的风花雪月是否和承诺相抵触,则是那个向来把婚姻视为完成五子登科功能导向的男人所难以

了解详情>>

雯,三十八岁,婚龄十年,是位全职太太,孩子妈妈,但依旧体态婀娜丰润不减。海,四十岁,雯的丈夫,开有一家服装公司,工作忙碌收入颇丰,但对家庭尽心尽责。 芸,二十五岁,

了解详情>>

早上参加了儿子班级的家长会,面对老师精心制作的多媒体教程,尤其最后一句话我们只有一个孩子,我们输不起,心潮澎湃。 几日前一位女性朋友,哭诉婚姻的不幸,最后纠结于孩子

了解详情>>

我们甜蜜恩爱,如胶似漆,见别的夫妻打架吵嘴摔东西竟然还能过下去,觉得不可思议,觉得那种吵闹日子离我们很遥远。 结婚第二年 我们开始吵架。吵架时我摔坏一只精致昂贵的钟

了解详情>>

侦探调查公司我从未想过温文尔雅的徐泽会在某一天,像一根水草一般依附在女人的世界里,暗淡无光地生活着。他明明说出去出差,却突然出现在市中心,那一幕像一根刺一样深深地

了解详情>>